中共滨海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滨海县监察委员会  主办
扶贫奶酪岂容花样蚕食
发布时间: 2018-12-25 16:54:21  浏览阅读: 人次
    12月21日,浙江省纪委监委通报了六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其中一起系兰溪市纪委监委查处的残联腐败案。2018年4月至6月,浙江省兰溪市纪委监委查处了兰溪市残疾人联合会原党组书记、理事长鲍桂林和党组成员、办公室主任高瑞浓在履职过程中弄虚作假、“乱作为”,贪污侵占残疾人补助资金,涉嫌滥用职权、贪污、受贿案件。

    本应是普惠残疾人的“救命钱”,如何沦为个别干部的“唐僧肉”?

    侵吞资金有“套路”——

    他们上下联手,炮制“阴阳方案”

    2018年4月28日,高瑞浓被留置的消息犹如一声惊雷,让已经退二线一年多的鲍桂林彻底慌了神。

    在残联其他党组成员看来,鲍桂林的慌张绝对事出有因。从2006年起,鲍桂林就以调整分管工作为名打击异己,在单位内搞团团伙伙,班子成员间逐渐面和心不和。而高瑞浓却在这样的氛围中,一步步得到提拔重用,成为党组成员、办公室主任,并分管创业帮扶、扶贫基地建设、爱心家园建设等重点工作。他作为“一把手”鲍桂林的亲信也成了公开的秘密。

    一个感激提拔之恩,一个借手敛财挥霍,两人都视为理所当然。2012年至2016年,经鲍桂林授意,高瑞浓指示金华某康复器材有限公司制作实虚两套方案,一份对公,一份对私。在虚的方案中,通过虚抬残疾人辅助器具价格或者虚增器具数量等方式,从残联获得补助资金。再由该公司按照实的方案实施,两套方案的差价则是鲍、高二人要求套取的款项。

    “高瑞浓和我说,希望从无障碍设施项目中搞点钱出来用于他们的开支,并暗示如果不这么操作,该项目就不给我们做了。”某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调查时坦言。5年间,通过实施“无障碍设施进家庭”“安居宜居工程”等项目,二人先后套取扶贫专项资金76万余元。

    尝到甜头后,两人继续如法炮制。2016年下半年,残联委托金华某科技资讯公司开展“助力幸福梦”残疾人技能培训和残疾人雇主培训,通过虚增一天培训费用的方式,两人再次套取扶贫资金5.5万元。如此往复,两人套取扶贫专项资金累计105万余元。

    而套取的全部资金,除部分以现金方式“返还”二人,大部分用于支付二人个人消费和家庭开支,购物卡、加油卡,汽车维修费、旅游费用、高档酒店餐房费,健身器材、数码相机……林林总总,几乎“承包”了二人及其家庭吃穿住行的方方方面。通过挥霍扶贫款,两人可谓沉醉在他们的“幸福梦”中。

    弄虚作假会“包装”——

    他们利用职权,错把骗取当“造福”

    除了与家人挥霍扶贫资金,鲍桂林以临近换届退岗为借口,抓紧时间与亲友一起享受权力的“盛宴”。正如他在忏悔录中剖析的那样,“认为自己快退休了,即使损公肥私也没大碍。”

    2012年,在鲍桂林的授意下,高瑞浓将其妹夫所经营的合作社按照省级残疾人扶贫基地的标准进行包装,指示对方伪造残疾人用工合同、工资发放表等,帮助其顺利获评。

    在鲍桂林的“教导”下,高瑞浓在其负责的残疾人扶贫基地申报、审核、复核等工作过程中徇私舞弊可谓信手拈来。除了在申报材料上帮助对方出主意,甚至亲自帮助其填写部分不符合事实的申报内容,以便通过审核。

    “由于知道是亲妹夫这层关系,我们在年审复核时也是放开绿灯,不实事求是,凭资料年审就上报上级残联。”在2013至2016年度省级残疾人扶贫示范基地复核中,带队的高瑞浓从未进行现场评定,而仅仅简单查看了工资发放情况等两项基本资料。至此,鲍桂林妹夫所经营的合作社六年内获得省级补助资金和地方配套资金共计73万元。

    在违纪这件事上,高瑞浓“学得很快”。一次饭后闲聊,也成为他违纪的“契机”。2014年,残联定点用餐的饭店负责人得知杨梅合作社可以申请省级补助,便将想法告知了高瑞浓。随后,这位负责人名下一家无残疾人务工的合作社,摇身一变成为“直接安置5名残疾人、辐射带动残疾家庭21户”的市级残疾人扶贫基地,并因此先后获得补助7万元。

    就这样,仅在残疾人扶贫基地的评选上,二人就造成国家经济损失共计80万元。

    花样频出搞对抗——

    他们妄图能够瞒天过海,大事化小

    在组织调查过程中,二人仍心存侥幸,一方面抱着“就算组织查到了,对老同志处理也会轻一些”的念头,另一方面,绞尽脑汁,企图对抗组织。

    2017年3月,经审计发现,残联在残疾人技能培训费支出上存在问题。鲍桂林担心事情败露,随即多次与高瑞浓统一说法,并伪造党组会议记录。当月,便以培训费未结算为由,与康复器材公司有关人员串谋,另行套筹5.5万元退还给残联。8月,市委巡察组进驻后,两人再次与上述人员进行串供,试图掩盖问题。

    违规违纪终究难逃法网恢恢。回想自己如何由一名从基层成长起来、脚踏实地的领导干部坠入腐败犯罪的深渊,鲍桂林归结为自己错误的权力观。他总认为“权力不用,过期作废”,把精力放在损公肥私上,日常工作随便应付、得过且过,服务群众则弄虚作假,不讲原则。

    而这些,参与其中的高瑞浓全部看在眼里,也学得彻底:“一开始感到吃惊,慢慢开始心里失去平衡。我不用,也没人说我好啊。”2017年鲍桂林卸任后,高瑞浓在开展省级残疾人扶贫基地复核中,仍然不按规定复核,造成国家经济损失5万元。

    2018年6月,鲍桂林、高瑞浓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同年9月,兰溪市人民法院依法判处鲍桂林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判处高瑞浓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这起“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扶贫领域典型案件终于画上句号。

    “为官不为、乱为损害的是群众的切身利益,是党的执政根基。对这样的问题必须开刀问斩,才能推动干部作风不断向好。”浙江省兰溪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林纪平表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杨文佳  浙江省纪委监委 颜新文)
上一篇:敦促公告显效应 微信传回自首书——浙江一外逃18年职务犯罪人员主动回国投案
下一篇:中央纪委公开曝光六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问题
打印
关闭
 
 
© 2011-2019 中共滨海县纪律检查委员会、滨海县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地址: 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迎宾西路行政办公大楼 | 邮编: 224500 | 电话: 515-84108971 | 邮箱:bhjw@126.com | 网址: www.bhxjw.gov.cn
网站关键字: 海韵廉风 滨海县纪委 滨海纪委 滨海纪检监察网 滨海纪检监察 滨海纪监
技术支持: 滨海人才网